欢迎来到ROR体育-ROR体育app

呼伦贝尔

司改会:“324行政院驱离事件” 6年来找不到的国家暴力真相

作者:张国荣 发布时间:2022-05-01 12:28点击:
义务律师团、324受害民众与今(24)日到场关切的民代们,特别呼吁行政机关、监察院及立法院切勿忘记324国家暴力的惨痛教训。   图:司改会提供

民间司法改革基金会今(24)天召开记者会表示,“324行政院驱离事件”已发生六年。当晚因员警滥施不法暴力而受伤的民众,光是卫福部紧急医疗系统中有纪录的部分,各大医院至少派出61台次的救护车、有超过200人因此次驱离行动到医院治疗,但这只是实际伤患数目的冰山一角。事后,由于检察官未积极追诉当晚施暴的员警,有48位被害人冒著反被国家追诉的风险,鼓起勇气向台北地方法院提出自诉,控告施暴员警、时任行政院长江宜桦、警政署长王卓钧、北市警察局长黄升勇、第一分局长方仰宁等涉犯杀人未遂、重伤害未遂、伤害及强制等罪,但至今民众对“不知名员警”的追诉已败诉确定,法院也判决当时北市警局长黄升勇无罪,义务律师团、324受害民众与今日到场关切的民代们,特别呼吁行政机关、监察院及立法院切勿忘记324国家暴力的惨痛教训。

司改会指出,6年来,在324相关的自诉案、国赔案中,法院在公开法庭上勘验了警方当晚的搜证光盘,还原当晚全副武装的员警(许多人没有臂章)以警棍殴打、或用盾牌剁击、或拳打脚踢、或以高压水柱直射静坐民众头部、身躯及四肢的事实,这些暴行明显违反警械使用条例等法令及SOP,不论是被害人还是到庭旁听的民众,都看见当晚确有赤裸裸的国家暴力发生。

义务律师团并整理了部分公开法庭勘验过的片段,以“政院地图”的方式重现当晚行政院院区各处的光景,也以被害人的角度呈现这六年来经历的诉讼事件与心情。司改会认为,“只有被害人,没有加害人”,是国家暴力犯罪的常态,台湾走过威权统治时期如中坜事件、美丽岛事件及520农民运动等暴力镇压,从无任何人为这些国家暴力负起责任。威权统治时期结束后,这种手段却未随著民主转型而根除,从野草莓运动到324,员警依然可以无视法律恣意痛殴陈抗民众,也依然没有任何一位官员、员警需要为这些暴力行为及众多的被害者负起相应的责任。

司改会强调,六年来,在陪伴324被害人诉请法院究责的过程中,再次了解为何暴力镇压集会游行的责任难以被追究:掌握国家侦办犯罪权力的检察官,对于此种国家暴力视若无睹,不愿积极追查;警政系统自行追查六年,竟查不出任何一位暴力攻击民众的员警,至于当晚担任指挥官的警察高官们,早已顺利退休或节节高升。科层体制下,层层分工、层层卸责,最后对于法院的追查,各级机关再口径一致地回复“查无此人”,即可完美卸责;同时,重要的证据资料偏在政府一方,而没有公权力的民众处于举证的弱势,只能从零散的证据中尝试拼凑当晚的真相,甚至连自身遭受不法暴力的事实往往都难以证明。

义务律师团、324受害民众与今日到场关心此议题的民代们,呼吁行政机关、监察院及立法院切勿忘记324国家暴力的惨痛教训,因为这次事件代表威权统治时期暴力镇压集会游行的根本原因仍未消除,而即使刑事追诉无果或有部分尚在进行中,下手施暴的员警及警察长官仍应被追究其行政责任。同时,警政单位也应检讨警察的教育训练、使用警械及处理集会游行的SOP,尽全力将警械使用条例、警察职权行使法的规定落实于员警执行勤务的过程,扬弃“只求结果、不问过程”的执法文化,勿让第一线员警成为国家暴力的替罪羊,并实践真正的“依法行政”,彻底告别威权统治时期暴力镇压集会游行的阴影,避免同样的国家暴力一再发生。

今天包括318反黑箱服贸义务律师团律师尤伯祥、郭皓仁、林建宏、洪伟胜、王晨、萧予馨和立委林昶佐、赖品妤、洪申翰、前立委周倪安,以及议员黄郁芬、张之豪、吴沛忆和黄守达等人,都出席该场记者会。

由于检察官未积极追诉当晚施暴的员警,有48位被害人冒著反被国家追诉的风险,鼓起勇气向台北地方法院提出自诉,控告施暴员警、时任行政院长江宜桦、警政署长王卓钧、北市警察局长黄升勇、第一分局长方仰宁等涉犯杀人未遂、重伤害未遂、伤害及强制等罪,但至今民众对“不知名员警”的追诉已败诉确定,法院也判决当时北市警局长黄升勇无罪。 义务律师团、324受害民众与今日到场关切的民代们,特别呼吁行政机关、监察院及立法院切勿忘记324国家暴力的惨痛教训。
新闻资讯
相关产品